首页

罗志华:打击医务人员受贿,应一鼓作气除痼

发布时间:>2018-01-21 来源:
>

  作者:罗志华

  安徽省卫生计生委近日出台《安徽省医疗卫生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收受商业贿赂处理办法(试行)》(下称《办法》),规定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发生个人索取、收受商业贿赂价值累计5000元及以上的,视情节给予相应处分直至开除、解聘并吊销执业证书。同时,在被调查处理期间,医疗机构工作人员一律不得调动。(1月18日 新华网)

  安徽出台的这个《办法》,大部分内容没有新意,其他地方的类似规定中多曾提及,只不过打击力度和范围略有不同而已。但安徽这个《办法》仍存在一个明显不同,即向转诊病人收取介绍费等行为,明确参照商业贿赂行为进行处理。这个说法颇有新意,预见到了在不久的将来,医疗系统可能出现的一个廉政风险点。

  这是因为,分级诊疗正如火如荼地在各地展开,尽管这项工作难度很大,但将来患者流动势必变得越来越有序。其中,逐级转诊将成为分级诊疗的重要手段,即基层医疗机构可根据病情,将患者向上级医院转诊,与之相配套的,则是转诊患者得到报销比例提升等实惠。

  当前已有很多地方将大医院的号源分配给了基层医生。江苏省早在2016年底,就决定城市大医院需将不低于20%的专家号源,留给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签约家庭医生。北京市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拟将三级医院三成号源留给社区医生。随着医改的深入,越来越多的地方将通过号源下沉,来鼓励和带动患者下沉。

  然而,在专家号可以高价炒卖的现实背景下,手中握有专家号的基层医生,实际上掌握着紧缺的医疗资源,拥有了“含金量”很高的实权,假如不为转诊权量身定做一个“笼子”,难免有医生会借此牟利,将手中的权力变现。此外,号贩子一向关注号源分配,假如不提前做好防控,号贩子与个别医生沆瀣一气就成为可能。因此,在分级诊疗大踏步推进期间,也是预防转诊权牟利的关键期,不提前做好防范,一旦形成趋势或潜规则,治理就会很困难和被动。

  之所以说打击医务人员受贿已处于关键期,还体现在,当前医院普遍取消了药品加成,但吃药品回扣等现象仍然残存,医药分开还不算彻底。目前有利的一面是,医药分开的大氛围已形成,“医药代表”也得到了约束,外部条件对端正医疗行业风气十分有利,应一鼓作气根治这个痼疾,不让它有喘息或卷土重来的机会。

  此外,医疗机构薪酬制度改革已箭在弦上,但少数医务人员受贿或索要红包,在其他正直的医务人员心里,将激发出很大的不平感,假如这种不平感不抹去,新的薪酬制度无论怎么设计,都无法让他们感受到公平正义,也都难以得到他们的赞同。

  只有重拳打击医务人员受贿行为,才能为薪酬制度改革扫清障碍。从这个角度看,打击医务人员受贿同样处于时不我待的关键期。改革需要壮士断腕,稍有手软,就可能影响下一步医改。

相关阅读